近日聯合報刊登了兩則關於外籍看護的新聞,一則談及弘道試辦的外籍看護外展服務終止,另一則談及台灣外籍看護人力正式突破廿四萬。兩則看似不同的新聞報導,卻反映出台灣長期照顧人才培育的困境。

弘道基金會四年前推動外籍看護外展服務,這個曾經被認為是台灣長照的前瞻計畫,最終卻敗在跨部會的本位主義及行政怠惰上,甚為可惜。台灣照護人才培育的困境,問題核心就是本國/外籍照顧者的二元對立觀點,當我們一直炒著要降低對外籍看護的依賴,卻無法提出任何有效降低依賴的策略,我認為重點在:政策規畫不夠務實。

上個月到日本參訪,在某大學看到一張議題討論海報,談的就是日本不得不面對外籍看護人力的導入,特別在區域經貿協議架構下,回歸國際人力流動的務實,這足以給台灣莫大的省思。

當日本都開始思考引入國際人才的同時,台灣其實也在喪失外籍看護聘僱的競爭力。當現任政委提出以「外配」解決長照人力的策略時,我真的很憂心,台灣可能很快就會面臨國際人才流動的壓力,外籍配偶真的是良方嗎?

如果要解決問題,建議中央政府可以思考:一是讓外籍看護申請評估改用照顧管理評估量表,正式與長照接軌;二是開放外籍看護家庭能夠使用長照服務,讓本國外國服務混搭使用;三是回歸長照服務法規範,外國籍人士受過長照訓練視同長照人力,無須限制對象必須是外籍看護使用對象。我們有等不及的長照壓力,更需要務實策略,中央政府聽見了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