衛福部長陳時中日前指出,今年長照照顧服務員人力缺口約5600人,明年因長照服務據點增加,預估缺口可能達1.2萬人。面對長照、農業、漁業等缺工問題,行政院研擬開放「勞動移民」,希望吸引東南亞學生來台就讀高中職或大專校院相關科系,畢業後留台投入相關工作,甚至申請歸化我國籍。

不過,此舉直接面臨2大挑戰。

挑戰1:回國後證照未必被承認 恐怕沒人想來

第一,配合蔡政府「新南向」政策,教育部今年起已在多所大專校院推動「國際學生產學合作專班」,招收東南亞學生。但未來要向下延伸到高中職,除要確認是否有足夠師資、宿舍招收學生外,因為長照涉及護理專業,還要考慮台灣的護理證照、長照專業在其他東南亞國家是否被承認,誘因是否足夠。

翻開今年教育部「國際產學專班」開課資訊,全台各大專校院開設的69個專班中,大多是工程、商業管理、資訊科技、餐旅及民生服務相關的專班。其中與農業有關的,只有屏科大「國際熱帶農業科技學士學位專班」一個班;與長照沾上邊的,只有美和科技大學「護理系國際學生產學合作專班」一個班,且僅招收越南籍的學生

教育部官員分析,即使有護理相關科系的學校不少,但可能也會考慮東南亞籍學生在台灣修習護理相關課程後,證照回國後未必會被承認,因此第1年開設護理、長照專班的學校較少。

挑戰2:吸引學子跨海求學 誘因夠嗎

第二,面對同樣的長照缺工問題,日本在3年前到印尼設短期學校,讓當地學生、年輕人接受短期訓練後,再到日本邊念書、邊工作。如今台灣要吸引東南亞學生來台念書,即使端出在學時有獎學金、放寬畢業後留台工作門檻、申請歸化更容易等誘因,但要東南亞學生一開始就勇於跨國求學,備受挑戰。

對此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接受《上報》訪問時說,仿照日本到東南亞設學校,也是一種選項,「但台灣既有學校設備、空間足夠,幹嘛多花成本,去那邊再設一個學校?」

教育部官員則坦言,目前配合新南向政策在大專校院開設產學專班,是在該國學生就讀高中職階段去招收學生,「但如果我們從高職就要開始培養,等於在國中階段就要去招生,這對我們來說是陌生的,我們還在思考政策上要怎麼設計鼓勵的配套措施」。

民間籲:仿效日本作法

台灣居家服務策略聯盟理事長林金立接受《上報》訪問時說,日本的作法是到該國設短期學校,讓當地學生或年輕人學習基本語言、基礎照顧技巧,一段時間後,再到日本的學校邊念書、邊工作,「這樣才有辦法形成誘因」。

林金立提醒,針對台灣迫切人力需要,如果官方研擬的方案是希望東南亞學生來台灣念書,因為成本和門檻比較高,恐怕會有「進入障礙」,成效上可能不顯著。

每年須新增2萬名照服員才夠

目前全台外籍看護工達24萬人,本國照服員僅約3萬人,據估算全國每年須新增2萬名照服員才夠,但這幾年訓練後留任率偏低,亟需其他解方。

林金立表示,站在專業技術角度看待移民議題,現行在台工作多年的外籍看護工,如果其技能對台灣有幫助,可以設計機制讓他們留下來,「我認為這是好的」。不過他也坦言,現在外籍看護工並非「專業照顧者」,因此也可思考在「家庭協助者」之外,是否有開放專業照顧者來台工作,甚至申請永久居留或歸化的可能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