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時報【鐘武達╱彰化報導】

國內失能者的照護,不乏仰賴外籍看護工,但聘雇的外籍看護工因休長假或逃走,都可能出現照護空窗期,這一直是困擾失能者與家屬的課題,政府要積極設法找出「填空」對策,否則長照2.0還是有缺口。

台灣引進外籍看護工行之有年,相關規定不斷修正與進步,不過,有過聘雇外籍看護的雇主幾乎都有同樣擔憂,那就是「看護工請長假」、或突然「不想做」,立即衍生的照護空窗,讓人束手。

彰化縣議員曹嘉豪受理陳情案,妻子行動不便,才花錢申請外籍看護工照顧臥床的先生,結果,看護工來台不久,就要求轉換雇主,辜且不論理由合不合理,連婦立即面臨困境是事實,這種案例從來沒斷過。

曹嘉豪說,多數失能者家屬選擇聘雇外籍看護,主要考量是經濟,如將失能者轉送養護中心或聘雇本國看護,花費可能是外籍看護的2倍,不是每戶人家都負擔得起。

即使政府提供有短期「居家服務」,但收費不便宜、時間受限制、人力也嫌不足,無法滿足需求;有家屬還為此被迫找非法外籍看護工因應,還可能成為助長非法移工的行為。

縣府勞工處長吳蘭梅表示,外籍看護工轉出,雇主要重新申請,最慢要花2個月,這對需要被照顧的失能者及家屬,都是漫長等待,這個習題要解決。

「政府有同理心,問題早解決!」曹嘉豪不諱言,失能者的需要與面對的困難點,政府如像這樣的照護空窗都無法處理,長照2.0要落實,恐怕只是說說。